5月22日,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北京开幕。本次论坛以“新格局 新发展 新金融”为主题,探讨新冠疫情影响下金融如何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有效的支持。
在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周小川表示:“中国版数字货币项目(DCEP)的发展主要是立足于国内支付系统的现代化,跟上数字经济和互联网时代的步伐,提高效能,降低成本,特别是为零售支付系统服务,本来设计的目的和努力的方向就没有想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上支付货币的地位。”

周小川 论坛主办方供图
澄清三大误解
目前,有观点认为,数字人民币要替代美元的主导地位。周小川对此表示,DC/EP(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系统)的发展主要立足于国内支付系统的现代化,提高效能,降低成本,且着重服务零售支付系统,其设计目的和努力方向没有想要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上支付货币的地位。
还有说法将数字货币的研发和试点与人民币国际化挂钩。周小川指出,人民币支付系统的现代化、数字化会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提高人民币地位、提高人民币的跨境使用,但人民币国际化更多取决于体制、政策上的选择,取决于我国改革开放的进展,而不是取决于技术上的因素。
数字人民币和支付机构的关系也一直是业内的关切。对此,周小川在会上也进行了回应,直言“央行推动的DC/EP和e-CNY(数字人民币)是想取代现在第三方支付的角色”这一说法,是一种妄议。周小川表示,央行推动数字人民币不是想取代第三方支付的角色,彼此并非互相取代的关系。
“数字人民币是双层系统,整个研发队伍由央行组织,还有工农中建等商业银行、多家电信运营商以及几大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同参与研发,都是在他们以往工作的基础上,瞄向升级换代的新台阶。”周小川打比方解释道,“大家都是在一条船上,有时候也会有不同意见,有时候也可能在有些问题上会有争议,但毕竟是一条船上。并不是有些人说的好像是一种内斗,谁会取代谁的说法。”
此外,周小川在会上还谈及了数字人民币可控匿名的问题。他指出,支付系统必然要在保护隐私和反洗钱、反恐、反毒品和反跨境赌博之间取得平衡,一方面保证隐私,同时还要对某些活动实行必要的监控,要在中间寻求某一个平衡点,可以选择稍微偏左一点或者稍微偏右一点,这并不是一个数学上能够精确定位的点。
注重对跨境的零售使用
除了澄清多个误解外,会上,周小川也分析了后续数字人民币应该注重什么问题。
会上,周小川多次谈及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在他看来,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贸易国家,货币的地位应该提高,而且也确实有提高的潜力。这些年在技术方面也有很多开发,譬如跨境人民币的支付系统(CIPS)等。但是否可以利用数字货币这类技术,上一个很大的台阶?周小川直言,不要太高估技术方面的因素,更多的是体制和政策上的因素,还有未来改革开放选择的问题。
“一个货币能否被广泛接受,可能取决于一国的经济体量、贸易体量、对外开放程度,不是说能够强求国际上的用户做出什么选择,(客户)都是有自主选择权的。所以这种运筹的广泛性,不仅是一个技术特性。”周小川解释道。
周小川进一步表示,数字人民币会率先尝试对跨境的零售使用,包括旅行者商务访问之间的使用,也包括现在比较时兴的零售网购等。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批发金融交易、贸易汇款等各个方面,要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还需要在政策体制方面不断向前迈进,相信未来在这些方面能够取得进展,才是人民币国际化取得实质性进展的重大步伐。
目前,不少人士都在期待人民币走出国门,数字人民币又如何在众多的货币选择中脱颖而出?会议期间,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张晓燕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数字人民币使用方便、结算便捷、防伪性强,这些特点将成为人民币的优势,作为进出口贸易商优先考虑的结算货币。
“很多央企跟我透露过,他们也非常希望能够使用国内货币来结算。”张晓燕指出,数字人民币的引用也就提供了可选方案。不过,在她看来,数字人民币要在国际上使用,需要各大银行的结算,要追踪每一笔交易计算量非常庞大,保密性要求又特别高,目前这一套底层技术还不够完善,而且在国际市场合作中,国际银行是否愿意接受也存在不确定因素。在她看来,要把数字人民币推出去仍需要时间。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表示,数字人民币固然可以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积极影响,但在当下,主要还是取决于体制、政策上的各种行动措施,比如观察货币能否被广泛接受以及货币抗冲击能力。在她看来,“数字人民币在跨境场景除了要解决技术问题,还需要国与国之间的各类协调,如货币政策、结算机制等;另外跨境贸易中的信用问题、贸易融资如何通过数字技术解决也面临挑战,个人比较赞同目前以零售为主的方向,批发类业务需根据具体的技术水平、运用场景来从长计议”。
“别想一口吃成个胖子”
目前,我国数字人民币仍在有序试点中。在地区试点上,已形成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北京、上海、海南、长沙、西安、青岛、大连“10+1”格局;同时,试点场景丰富,已覆盖文化旅游、民生服务、大学校园、商业连锁、公共缴费、交通客运、示范街区、三农等特色化场景。此外,试点活动多样,既包括消费红包抽签活动,也增加了支付满减优惠,并采取多地联动方式,促进跨区消费互通。
针对数字人民币试点以及跨境支付,会上,周小川也总结道,“我们在选择利用数字化、利用互联网提高支付系统现代化,迈上一个台阶的时候,究竟在哪个方向上这个台阶可以迈得比较大,取得的效果比较明显,这是我觉得在选择方面需要考虑的”。
周小川说道,“别想一口吃成个胖子,说我弄了一个系统,可以拍胸脯吹牛,既能解决零售支付,又能解决批发系统,交易所系统也都完全改造了,贸易结算、汇款等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这个我看也不现实,所以如果做了这个选择,进行了研发和试点,也要有定力,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
事实上,对于数字人民币何时推出问题,监管曾多次强调,正式推出尚无时间表。
“目前,数字人民币要全面落地面临的最大挑战仍是技术上的挑战。我国14亿人口,假设百分之百都用了数字人民币,那么每天我们要面对的是几百亿甚至几千亿的交易,还有那么多企业,每一笔交易要做到可追踪,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和计算量?”张晓燕指出,技术的要求是第一挑战,此外,商业银行如何对系统更新换代,如何提高商户、个人对数字人民币的使用舒适度,这个适应期同样需要较长时间,目前,数字人民币还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文 官方/供图

点赞(0)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